【消失的八零后】迪奥——法国魔术师的独白(

书接上回。

相关阅读>>>【消失的八零后】迪奥——法国魔术师的独白(上)

夏洛特烦恼

2008年12月11日,我被菲尼克斯太阳连同拉加-贝尔一起交易到了夏洛特山猫,用来换取贾里德-杜德利和杰森-理查德森。之后的四年时间,我都在夏洛特度过,随山猫队经历了两个完整的赛季和两个中途改换门庭的赛季。

来到山猫之后,我好像从天堂一下子掉落到了深渊,职业生涯初期的那种不适感又回来了,和老鹰一样,山猫这支NBA新军还没有建立起“团队篮球”和“赢球”的文化,在我来到球队的赛季,山猫整支球队的场均助攻数为21.2次,位列NBA中游,场均失误却高达15.6次,高居NBA第三,最尴尬的是,拉里-布朗教练治下的球队以场均93.6分的得分成为了30支球队里得分能力最弱的球队。

08-09赛季剩余的比赛里,拉里-布朗教练像迈克-伍德森教练一样要求我增加投篮次数,我想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,于是这次我答应了布朗教练,我将场均出手次数拔高到了职业生涯单赛季最高的12.6次,并且可以在场均37.6分钟里以五成的命中率贡献15.1分,但即使我增加了出手次数,依然对球队的贡献十分有限,在这个赛季代表山猫出场的59场比赛里,球队只取得了28胜31负的战绩,尽管整支球队都很努力,但最终还是距离季后赛大门四步之遥(与第八名相差四个胜场)。

此后两个赛季,我连续实现了常规赛的全勤,两个赛季的个人数据就像复制粘贴一样——场均都在11分5篮板4助攻上下徘徊,我感觉自己在28岁前后的职业生涯进入了一个稳定期,或者叫做机械期,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在完成任务和例行公事,唯一不一样的是我的体重,我承认我的体重管理意识一直不强,这两个赛季,我的体重增加了20磅(约9公斤)。

GIF-2011年3月31日主场对骑士夸梅布朗传出高质量的no look pass助攻迪奥得分

都说拉里-布朗教练是个“老顽固”,他不喜欢使用年轻球员,一直主张防守至上,喜欢要求球员们“用一种正确的方式打球”。不过说真的,在他执教我的两年时间里,他一直都很信任我,2010年12月,赛季前28场比赛里仅取得9胜的拉里-布朗下课,保罗-西拉斯走马上任。也许是因为我直线飙升的体重,也许是认为我在球队中有“出工不出力”的嫌疑,在11-12赛季开赛仅11场之后,在我连续为山猫首发了235场比赛之后,西拉斯教练将我移出了首发,这本来就是一个缩水赛季,山猫还在将我移出首发后迎来了一波尴尬的16连败,这让我更加看不到希望和未来。

我即将年满30岁了,我还想在我的身体发福之前再追求一次总冠军,于是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我的经纪人诺伊施塔特。

经纪人与山猫管理层和西拉斯教练的对话很快取得了进展,管理层对我场均7.4分的表现有些不满,同时对我900万美元的年薪有所顾忌,而西拉斯教练则直言:总是传球而不投篮是无法帮助到球队的。

2012年3月22日,我与夏洛特山猫达成了买断协议,这一年是我上一份5年4500万美元合同的最后一年,我想把金钱的顺位往后放一放,自己选择一支竞技水平优先、不再有那么多烦恼的球队。

圣城的红酒

选择马刺之前,我就听说过马刺球迷口中流传的顺口溜——顺境跑车逆境佛,绝境妖刀斩乱魔。说实话,这支球队带给我的伤害还没有完全消退,在正式考虑它时,我拨通了多年好友托尼-帕克的电话。

帕克告诉我,他已经和波波维奇谈过了,他认为我能够和马努一起为马刺提供足够的持续火力,波波维奇对我的加盟也很期待,而且马刺这支球队有一个独特的传统,那就是每逢大战,决定胜负的一般都是角色球员,这让我这样一个马上要过气的球员看到了当回锅肉的希望。

加盟马刺后,我很快发现了我和波波维奇教练的共同爱好——红酒,这个爱好增进了我们之间的关系,也帮助我更快的融入了马刺的体系。

从2012-2014年,我代表马刺参加了三次季后赛,一次西决之旅两次总决之旅,成绩渐次上升:2012年止步西决,2013年饮恨总决,2014年问鼎冠军,个人数据的下滑是肉眼可见的,体重的持续上升同样肉眼可见,但我又重拾了打球的乐趣,我喜欢在这个乐于分享球的环境里展现自己的能力。

GIF-2013年11月11日客战尼克斯的风骚背传

GIF-2014年3月9日对阵魔术的no look pass

13-14赛季,我在场均25分钟的上场时间里可以贡献9.1分,4.1个篮板和2.8次助攻,而我每36分钟的数据已经直追当选进步最快球员的那个赛季。

GIF-2014年11月29日对阵国王时的梦幻舞步

GIF-2014年西部决赛第五场对阵雷霆的超级拉杆

在2014年总决赛开打之前,没有人想到我会成为马刺队的关键先生。可事实上,无论是在进攻端还是防守端,我都很好的分担了邓肯肩上的重任,在与热火的前两场战成1:1后,我被波波维奇放入了第三场的先发阵容,这样的变化显然打乱了热火的既定部署,第三场,我拿下了+20的全场最高正负值,球队以近20分的优势完胜对手;第四场比赛,我在34分钟的出场时间内拿下了8分9个篮板9次助攻的准三双数据,再次帮助球队21分大胜对手;拿下总冠军的一战,我获得了马刺全队最多的出场时间,这足以说明波波对我的信任和重视。整个总决赛,我将马刺队的一群老家伙成功的串联起来,并顺便送出了29次助攻,成为了总决赛的助攻王。

GIF-2014年总决赛第四场背打韦德轻松取分

GIF-同一场比赛里的高位策应内传内助邓肯轻松得分

职业生涯第11年,我已经是一名32岁的老将了,我追逐了11年、奋斗了11年,总冠军头衔是对我最好的褒奖。

2014年夏天,马刺为我准备了一份3年225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,他们居然在我出海度假的时候联系到了我,于是我们在船上完成了续约,关于合同金额我没有什么可犹豫的,让我哭笑不得的是,马刺居然为了让我控制体重设置了奖金条款——只要赛季末我的体重没有超过115公斤,那么马刺队将奖励我15万美元。

夺得NBA总冠军,让我完成了职业生涯最大的心愿,之后的时间里,我发现自己的打球心态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转变,相比胜利,我更希望自己和球队能保持健康。与很多天赋出众却命运多舛的天才球员不同,我非常幸运的在职业生涯里没有受过大伤,这可能和我的打法有关,我痛恨伤病,希望所有靠打篮球为生的球员们都能够远离那该死的伤病。

GIF-2015年11月17日对阵开拓者的金鸡独立

GIF-2015年12月29日主场对阵森林狼脑后长眼妙传米尔斯命中三分

在度过了两个平淡无奇却快乐无比的赛季后,2016年夏天,马刺为了给签约保罗-加索尔腾出薪金空间,选择将我半卖半送的交易到了犹他爵士队。当交易发生时,我心里没有一点点对球队的不满,相反的,我对能够在马刺效力四年充满了感激,在这里我成为了回锅肉,在这里我夺得了总冠军,我的篮球生涯已经很圆满,我真的很幸运。

回想这四年,我感觉马刺就像一瓶陈年红酒,不开则已,开则香气四溢,而我经过马刺的浸染,似乎也生出了一丝红酒的香醇和甘甜。

没离开过

2017年7月,犹他爵士的大当家戈登-海沃德选择投奔恩师史蒂文斯,加盟波士顿凯尔特人队。海沃德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发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:这个决定打乱了爵士的建队计划,本希望围绕海沃德和戈贝尔建队的爵士被迫走上了年轻化的道路,自然的,已经35岁的我,成为了球队年轻化进程中扎眼的绊脚石。其实这就是NBA中球员生态的缩影,角色球员的命运往往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,明星球员的选择便是其中之一。

GIF-爵士时期的精彩表现

被爵士裁掉后,仍然有球队希望能够引进我,但我已经在NBA打了14年了,我觉得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,于是,我婉拒了所有对我有意的球队,选择回到法国,加盟了巴黎勒鲁瓦队,17-18赛季,我代表球队出战40场,场均仍然能够贡献11.1分5个篮板和4.8次助攻的数据,我在享受篮球,越到离开的时候,我越会珍惜,越珍惜,便越发的不舍。

2018年9月,我邀请到了好友托尼-帕克和罗尼-图里亚夫登上了一艘船,在落日的余晖中,在好友的见证下,我宣布了退役的决定。

至于我的国家队生涯,我就不赘述了,两届奥运会两届世界杯,我代表法国队出战了全部的27场比赛,场均可以贡献8.6分、3.6个篮板和4.2次助攻,受限于整体实力,法国队没能在这四届大赛上取得比悉尼奥运会(亚军)更好的成绩,最好成绩也只是2014年西班牙男篮世界杯的季军。

GIF-2014西班牙世界杯对阵克罗地亚扮演弧顶在线发牌的狠角色

GIF-2014西班牙世界杯对阵克罗地亚大帽对手

从接触篮球到宣布退役,篮球陪伴我度过了近30年的时光,得益于篮球,我成为了一个富有的人,成为了一个有人生追求的人,成为了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但我一直明白,我生活中所有的兴趣爱好和不同阶段的目标,都是通过篮球衍生出来的,是篮球让我成为了今天的迪奥,我只是退役了,但我不会真正的离开篮球,也无法真正的离开篮球。

遇见更好的自己

其实自从2003年前往美国打NBA开始,我每年夏天都会独自前往非洲探望我的父亲,那时的他已经摇身一变从运动健将变成了塞内加尔国内知名的律师,我虽然跟随着母亲长大,但我的血液里一辈子都留存着非洲大陆的印记,这让我对这片土地充满了向往。

2003年时的我还不具备财务自由的条件,所以我只能买一台入门级的相机前往塞内加尔,我对光圈、逆光和长焦还没有任何概念,无论是非洲大陆上成群的动物,还是塞内加尔形形色色的人们,我都只是凭感觉去拍摄照片,把他们记录下来,封入回忆。

但父亲似乎对我的照片很满意,他的肯定让我备受鼓舞。进入NBA之后,我很快实现了财务自由,在球场下,我对豪宅和豪车兴趣不大,我更喜欢满足个人的一些小愿望,于是我更换了一套更高配置的摄影器材,我带着它去拍摄瑰丽的美景、曲折的小径、有烟火气的人群,慢慢的,我已经不满足于用照片记录生活,我开始恶补各种摄影知识和技巧,开始执着于用照片透视人性、传递正能量。

后来,我在菲尼克斯开办了一家3D照相馆,并结识了一些摄影界的朋友,我们时常结伴出行,非洲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、印度的班达格国家公园、夏威夷的火山、加勒比海的深处、亚马逊的热带雨林,连同效力过球队所属城市的大街小巷,我都曾经踏足其中,又欲跳脱其外,领略同一片蓝天下,不一样的风景。

GIF-迪奥邀请到纳什为法国队新球衣做宣传

GIF-探访非洲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的摄影师迪奥

再后来,我还办过野生动物摄影展,还和国家地理杂志的儿童版合作出版过一本《呼唤河马》的书。2015年,我第一次“触电”,成为了电影《第五阶段》和《新奥尔良马戏团》的制片人,一年后,我升级成为了短片《原味生活》的导演。

GIF-迪奥导演的短片精彩片段

除了篮球,我的生活里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去完成,我喜欢这些,我在退役前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,我要去尝试更多的极限运动——跳伞、潜水、极速漂流、高山滑雪。我想做所有疯狂的事情。

2018年退役后,我的时间更加宽裕,我一直钟情于咖啡,在马刺时,我将一台精致的咖啡机放置在我的更衣柜里,被球队交易后,我将它留给了马努,退役后,我还曾约帕克一起前往圣安东尼奥和巴黎最好的咖啡店一探究竟;2018年6月,我光荣的成为了一名法国海军的“公民预备役”,我热爱海洋,我曾从大西洋出发,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到达地中海,我未来还要横穿大西洋,领略海洋深处的雄浑;2019年下半年,我与堂弟一起成功登顶海拔4810米的西欧最高峰——阿尔卑斯山勃朗峰,登顶之后,我切实的体会到了站在欧洲之巅的感觉。

我清楚的记得我37岁生日时许下的愿望——世界如此美好,又有着那么多的未知事物,我想要投身其中,与美丽的大自然多相处一会。

人生是一场无法回头的单程旅行,有时候人生和打球一样,越到终点,越珍惜,越珍惜,便越不舍。我要继续做我自己,去探寻所有未知的一切,在湖面上、山峰间、天空中、树林里,约上三五知已,来一杯咖啡,或饮一杯红酒,让湖光山色和碧空蓝天为我的心灵涂上色彩。

到那时,我会遇见更好的自己。

谢谢你聆听我的故事,我是鲍里斯-迪奥,一个热爱篮球,热爱生活的胖子。

全文完。

(后仰跳投)

消失的八零后
上一篇:《猜谜时间》第56期最佳阵容+答案:阿德 麦迪
下一篇:珀尔特尔:膝盖已康复 阿德不打我要承担更多责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